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陈丹青:绘画光荣的时代已经远去

文章作者:www.njwxtv.com发布时间:2020-03-04浏览次数:978

7月6日,“面对面中荷肖像及室内绘画展”开幕当天,艺术家陈丹青出现在何香凝美术馆,与策展人及其他参展艺术家共同发表了题为《艺术与模仿》的演讲。近年来,很少举办展览。他再次以画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我来自男人秀”

讲座开始前两个小时,年轻的粉丝在雨中在博物馆门口排队。在讲座中,话题围绕着艺术,他作为一名画家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陈丹青被称为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三十年前,他因其作品《藏画》而在艺术界闻名。自2000年回国以来,陈丹青频频对艺术教育提出质疑,甚至对公众问题发表评论,引起了很多关注。

对此,他仍然认为自己是个画家。“在所谓的公共领域,因为我这些年一直在胡说八道,我实际上让媒体看起来像这样,所以我在媒体面前成了一个无耻的人。然而,就绘画而言,我是一个来自男人秀的人。每个人都不知道我还在画画。许多人非常后悔或者非常鄙视,说你们不要胡说八道。你完全是个画家。你甚至不再画画了。你在做什么?事实上,我是男人秀。我整天都在画画。我昨天飞了一整天,现在还在画画。”

本次展览展示了陈丹青的22幅作品,大部分是他的人物素描。不同于“藏画团”中的藏人和《泪水洒满丰收田》农村人物的变迁,这些画都是他在美国学院教书时面对的年轻学生。“我计划回国后从生活中绘画,这已经被忽视了十年。从2010年到现在,我做了最简单也最无聊的事情,那就是画生活。当我还是一名知青的时候,我发现任何一个我认为可能与绘画有关的孩子,就让他站在我面前,从生活中绘画。”

陈丹青这样描述他的作品:“我变老了,突然发现年轻人。青春是性感的。性感是非常具体的,脸、皮肤、腿、肩膀和他们的衣服。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多性感和年轻,所以我继续画画.我只知道抓一个人,在我面前,我会画他。许多年后,我仍然想画画,但我不知道该画什么。”

“我支持当代艺术”

多年后,陈丹青的绘画仍然保留着19世纪欧洲的自然写实风格。事实上,他只把绘画视为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但他自己却很欣赏最新的当代艺术。”当被问及绘画的未来性时,他说:“绘画没有太多的未来性或可能性。最辉煌的绘画时代一定已经过去了。但是绘画不会消失,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绘画依然存在。至于边缘是否是边缘,我们仍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