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手机海外战事:新兴市场各占山头,追赶三星一波三折

文章作者:www.njwxtv.com发布时间:2020-01-08浏览次数:651

中国手机出海不是国内手机市场看到销量第一的被动选择,而是对其全球布局的主动攻击。2017年中国手机市场销量开始下滑,但十多年前,中国手机制造商开始探索海上路线,寻求全球布局。

2004年,TCL和法国电信运营商阿尔卡特成立了合资公司TA,开始了全球化之旅。2009年,OPPO以泰国为桥头堡,进军东南亚市场。2013年,中兴通讯、华为、酷派、联想等利用“重组”国际手机市场的机会,相继瞄准欧美市场。2014年,小米进入印度市场点燃了中国手机品牌在南亚市场的“中间地带战争”。自2018年以来,占据了印度和东南亚“一半”市场的中国手机制造商,已经进入了欧美手机市场的激烈战斗。

时代变了。自中国手机出航以来的十年左右时间里,印度、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日益饱和,非洲等一级市场尚未开发,欧美手机市场长期“四郊区超大”。

根据对位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包括荣耀)占全球智能手机发货量的16%,小米9%,OPPO9%,vivo8%,联想(包括摩托罗拉)3%。此外,中兴通讯、酷派、TCL和一加也在海外全球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印度市场:小米击败三星后迎来了新的竞争对手。

自2014年小米、OPPO、vivo、One Plus等手机制造商进入印度市场以来,中国手机制造商已经深入印度市场5年多。经过五年的竞争,中国手机品牌已经占据了印度的“一半市场”。

根据对位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小米牢牢控制了印度中低端手机市场,市场份额为28%。OPPO和vivo在印度高端手机市场建立了稳固的立足点,市场占有率分别为8%和12%。一加(One Plus)没有进入印度手机市场前五名,但占据了印度高端手机市场的三分之一。对比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一加手机占印度高端手机市场的30%,紧随其后的是三星(28%)和苹果(25%)

查看2016年至2019年Q2印度主要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发现从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印度智能手机的竞争格局完全逆转,主要玩家从以前的印度本土制造商转变为这样

2017年第四季度,小米从最高位置抢走了主导印度市场的三星手机。本季度,三星智能手机市场占23%,小米智能手机市场占25%,高出2个百分点。从那以后,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一直牢牢占据领先地位。

但是小米作为“老板”的地位并不稳固。2018年上半年,随着Realme手机的“诞生”,小米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2018年5月1日,OPPO宣布在印度市场推出子品牌Realme。十四天后,Realme 1在亚马逊印度独家销售,价格在8900卢比至卢比(约合841 -1310元)之间,主要针对印度的低端手机消费市场。

两个月后的7月30日,负责OPPO全球海外市场的李钟兵在微博上发帖称:“重新开始,真实”。这意味着realme将独立于OPPO,由李钟兵担任首席执行官。

李钟兵微博截图

realme自成立以来,以“复制红米”的趋势入侵印度手机中低端市场。无论是品牌发音、定价还是营销方式,印度手机用户都能在现实中看到红米的影子。

复制“红米饭”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Q2 2018,Realme在成立仅几个月后就以1%的市场份额进入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前五名。从那以后,Realme一直在印度手机市场以直线上升的趋势“略微涉足这个领域”。2018年第四季度,Realme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攀升至8%。单单看市场份额,我真的

小米、OPPO、vivo、One Plus等手机制造商都在2014年左右进入印度手机市场。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小米、OPPO和vivo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差异不明显,一直保持在5%左右。从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印度两个市场的市场份额比例逐渐扩大。本季度,OPPO和小米的市场份额比为14%,到2018年Q1,这一差距扩大到25%。

小米和OPPO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将在2017年下半年拉开差距的原因与他们在印度手机市场的游戏方式有关:小米早期主要关注性价比和在线渠道,OPPO则力推广告和线下渠道。

小米首次进入印度市场时,它与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Flip-kart合作,通过限时购买迅速在印度手机市场站稳脚跟。2015年初,小米开始推出离线销售,并与印度电信运营商巴蒂电信(Bharti Airtel)和连锁店移动商店(Mobile Store)合作,离线销售小米手机。

为了打破国外成品手机29.441%的关税限制,小米和富士康于2015年8月在印度建立了手机生产线,开始在印度本土生产。2017年,小米在印度建立了第二家手机工厂和第一家移动电源工厂。截至2018年年中,小米在印度销售的手机中,95%以上产自印度。本地化生产有效降低了小米手机的制造成本,小米在印度市场的市场份额飙升。

OPPO另一方面,将其在中国的“游戏”复制到印度市场,即通过广告和线下渠道直接接触用户。一些接近OPPO的内部人士向《深网》透露,为了拓展印度市场,OPPO以高分吸引了一些国内经销商进入印度市场。OPPO线下分销商的份额高达23%。

离线发电渠道确实促进了OPPO在印度市场的销售。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OPPO每月售出60万至70万套。2016年第四季度,小米和OPPO在印度市场的市场份额几乎相同,小米占9%,OPPO占8%。

为了扩大在印度的市场份额,OPPO也开始考虑本地化生产。到2016年底,OPPO将接管离印度首都新德里几十公里的新兴经济开发区近1000亩工业用地,并计划投资2.16亿美元(约合15亿元人民币)建设工业园区。一年后,该计划获得了印度政府的批准。

然而,OPPO进入印度市场的策略决定了其在Q2 2017年前的市场份额是以公司利润为代价的。OPPO在印度的利润不高,因为经销商的份额很高,而且大量广告将在当地投放。因此,OPPO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减少对线下分销商的利润分享。据印度媒体报道《深网》,“减幅已达40%”。因此,OPPO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市场份额下降了6%,而小米在同一季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三星25%。

2018年,OPPO开始调整战略。首先,它专注于中高端市场,以加快盈利过程。第二是为印度市场推出副品牌Realme。2019年第二季度,Realme和OPPO分别占印度市场的9%和8%,总市场份额为17%。

虽然中国手机制造商已经瓜分了印度的大部分市场,但市场份额还很不确定。除了中国手机制造商在印度市场的秘密战争之外,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在印度诺伊达建造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厂,三星手机很可能成为印度手机市场的另一个变数,这场战斗还在继续。

东南亚市场:拉米洛夫包围三星的道路被《泰晤士报》打破

2019年10月2日,三星电子关闭了其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智能手机工厂,广州惠州三星电子厂,这意味着三星在中国手机制造业的终结。撤出中国的三星电子长期以来一直将目标对准东南亚的越南。统计数据显示,三星在越南的投资从2008年的6.3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173亿美元,成为越南最大的投资者。

越南是东南亚11个国家之一。除了越南,东南亚还包括老挝、柬埔寨

除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东南亚还有两个优势。“首先,东南亚的手机市场基本上由社交渠道主导。电信运营商没有美国市场强大,竞争相对开放。其次,苹果等国际品牌在东南亚相对较弱,其他制造商在这里拥有相对平等的机会,”中国移动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

由于人口红利不发达,智能手机市场巨大,东南亚已经成为三星等全球手机制造商的战场,三星一直是中国在东南亚最大的竞争对手。

根据卡纳利的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东南亚智能手机的总出货量达到3070万部。其中,三星占据东南亚智能手机品牌的主导地位,出货量为770万部。OPPO排名第二,拥有730万台。Vivo排名第三,出货410万台。小米以370万台位列第四。Realme首次进入东南亚智能手机市场前五名,出货量为160万部。

OPPO手机出货量能在东南亚赶上三星的原因与其先发制人和战略部署有关。

2009年,刚刚成立5年的OPPO以泰国为桥头堡,进入东南亚市场,打开了全球布局。此时,东南亚信息通信市场发展迅速,但宽带业务发展相对滞后。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8年新加坡有634万移动用户和472万宽带用户。马来西亚有2713万移动用户和171万宽带用户。越南有6868万移动用户和205万宽带用户,所以大多数用户主要通过离线渠道购买手机。在此背景下,OPPO将国内营销方法和线下渠道复制到泰国,使当地高管能够深入了解当地用户需求和使用习惯。

泰国市场开放后,OPPO从2012年至2014年开始进入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

周掌柜对OPPO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OPPO在东南亚市场的整体游戏风格相似。例如,为了开拓越南市场,OPPO越南负责人向控制越南手机零售市场40%的经销商承诺:“只要你让OPPO进入该店,我们可以提供200万美元的利润率,你不会亏损。”

因此,OPPO早就意识到本地化生产的重要性。2015年9月,OPPO第一家海外手机工厂在印度尼西亚唐朗投产。截至2015年底,该工厂已经每月生产20万台。

与OPPO和其他通过线下渠道进入东南亚手机市场的人不同,小米在东南亚的审判是从在线渠道开始的。

2014年初,小米以新加坡为起点进入东南亚,然后在9月初进入印度尼西亚市场。进入东南亚市场初期,小米主要通过网上商店销售产品,很少与当地第三方经销商或零售商合作,这使得印尼和菲律宾偏远地区的人们无法直接购买小米手机。进入越南市场时,小米改变了“孤军奋战”的战略。

2017年3月15日,小米进入越南市场,与当地市场拓展服务提供商数码世界公司(DGW)达成分销合作。作为小米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DGW帮助小米在越南销售产品,并提供售后支持。

除了OPPO、vivo和小米,另一家中国手机巨头华为于2014年在马来西亚推出荣誉3C和3X手机。然而,华为从2017年开始正式将东南亚视为海外市场的焦点。

“从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我们组织了关于荣耀(东南亚市场)相关业务运营的内部培训,并做了一系列工作,包括荣耀产品选择、测试访问、合作伙伴、当地公司、产品介绍等。”荣耀校长赵明说。

2018年1月28日,荣耀在缅甸首都仰光开设了第一家体检店。开幕当天,1000多名用户排队购买。“这是东南亚市场光荣布局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光荣的主席赵明说。10个月后,荣耀正式成为铃木杯南方赛的官方赞助商

华为目前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低于OPPO和vivo。然而,在另一个主要市场非洲,华为的手机出货量和市场份额远远高于OPPO和vivo等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

非洲市场:华为“压”出“声音之王”

2019年9月23日,即将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的Transsion将因其知识产权被华为起诉。七天后,川音以每股35.15元的起拍价在科创董事会正式上市。开业后,川音股价飙升96.02%。

对于大多数国内手机用户来说,华为、小米、OPPO、vivo等手机品牌都是众所周知的,但对川银控股旗下的TECNO、itel、Infinix等手机品牌知之甚少。

在非洲手机市场,情况确实不同。国际数据公司分析师乔治姆布西亚(George Mbuthia)表示:“由于非洲大陆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网络基础设施薄弱,功能手机仍然是非洲手机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成立之初,非洲市场是语音传输的重点,占了这里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根据国际数据中心的统计,川音在非洲的市场份额为48.71%,排名第一。一名通信行业分析师告诉《经济时报》,“华为对电话控股公司的诉讼向市场发出了一个信号,即华为可能在非洲市场与电话手机展开积极竞争。”。

根据IDC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非洲排名前三的品牌分别是川音、三星和华为,市场份额分别为37.4%、27.4%和8.7%。其中,三星主要销售功能性机器以及J系列和A系列智能机器,华为主要销售Y系列智能机器。然而,根据手机的出货量(以美元计算),三星的出货量最高,为40.3%,其次是转运(21.9%)和华为(12.2%)。

声音之所以能在非洲手机市场“称王”,是因为它过早锁定了非洲市场。

川音控股成立于2006年7月。川音控股在成立之初就避免了手机制造商在亚太和欧洲市场的激烈竞争,选择进入尚未完全发展起来的非洲。

”我当时看了看非洲手机市场。只有少数品牌,如三星电子和诺基亚。与其他市场相比,竞争对手少得多,所以我锁定了非洲市场。从一开始,我就想进入中档市场,打造品牌的特色和价值,而不是低价的。1-2年后,我逐渐显示出结果。”传音控股创始人朱赵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2007年11月,川音推出首款泰科品牌双卡双待机手机,迅速开拓了非洲市场。这款双卡双待机手机解决了当时非洲用户“一人多卡”的需求。

2008年左右,非洲运营商之间竞争激烈,只有6家主流运营商,如南非电信、南非沃达康、法国奥兰治等。为了享受优惠的通信,许多用户拥有2张以上的SIM卡。为了解决非洲用户的这一需求,川音甚至推出了4卡4待机手机。

非洲手机市场有三个重要的“砝码”,因为语音传输手机在未来10年或更长时间内可能成为“王者”:首先,它以超低价格占领了非洲功能手机市场;二是根据当地用户的需求进行技术创新。三是建立强大的营销和渠道优势。

就价格而言,具有语音控制功能的手机的平均售价确实很低。2016年,具有语音传输功能的手机平均售价为62.42元/台,2018年升至65.95元/台。传音控股智能手机的价格也不高。2016年,川银控股智能手机平均价格为405.86元/台,2018年升至454.36元/台。

除了价格优势,还有技术本地化创新和强大的营销和渠道优势。根据川音控股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坚持“全球化愿景和本地化实施”的理念,为非洲本地用户定制了各种“小创新和设计”。

例如,个性化应用技术,如肤色相机te

传音控股专注于经销商销售,辅以少数运营商的销售。对于关键市场和关键经销商客户,川银控股坚持渠道挖掘战略,配备销售专家与经销商、分销商和零售商保持日常沟通,及时获取第一手市场反馈和需求信息。

由于语音传输手机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功能手机领域,随着非洲功能手机出货量的下降,语音传输手机作为“非洲之王”的地位并不稳定。

除了三星,华为是非洲语音电话的主要竞争对手。

2011年5月,华为在尼日利亚推出了价值100美元的Ideos智能手机,并发起了价值100万美元的广告宣传活动。为了开拓尼日利亚手机市场,华为还邀请当地手机服务提供商到华为深圳总部参观生产线和样机。

华为在2017年真正开始关注非洲市场。同年10月,任郑飞在华为IRB(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改进方向会议上表示,华为笔记本电脑应该走高端,减少低端,关注低端手机市场。“世界上90%以上是穷人。朋友和商人的低端手机市场不景气。不要低估他们。华为也想成为低端机器。我们的旧产品可能会成为低端机器,”任郑飞说。

任郑飞的演讲曝光后不久,华为肯尼亚市场经理杜云修表示,华为已经调整了在肯尼亚的业务战略,将重点销售100至200美元的低端智能手机,以进一步扩大其市场份额。迄今为止,非洲已经成为华为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

华为对非洲市场的影响显而易见。以非洲第二大手机市场南非为例。Statcounter数据显示,2019年9月,华为在南非的市场份额为28.52%,仅次于三星的43.94%,而语音手机在南非的市场份额不到1%。

与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不同,非洲的手机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大部分用户仍在使用特色手机。根据对位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非洲功能手机出货量环比下降3.7%,至58.3%。也就是说,非洲50%以上的功能机器仍然需要转换成智能手机,这使得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也看到了机遇。

2015年4月,OPPO在非洲摩洛哥王国举行新产品发布会,推出OPPO N3和OPPO R5。摩洛哥已经正式成为OPPO在非洲广阔市场的第一站。

为了进一步拓展非洲市场,小米于2019年1月成立了非洲区域部,并与非洲电子商务平台Jumia达成合作,销售在线产品。

随着华为、小米、OPPO等公司增加在非洲的投资,并将重点放在语音控制薄弱的智能手机上,语音控制有失去其在非洲市场份额的风险。未来,非洲智能手机市场将是一场资本、研发和营销的“纸牌大战”。

欧洲市场:华为受挫小米取代5G成为最大变量

中国手机制造商为何能在印度、东南亚、非洲等新兴或初级市场“大举进攻并掠夺土地”。除了自身的战略布局和努力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即这些地区的手机市场还没有完全成熟,保持了快速增长,易于生产。然而,在欧美等成熟手机市场,中国手机制造商的扩张有一些“天赋和运气”。

华为(包括荣耀)在欧洲智能手机市场稳步增长,但在2019年第二季度出现大幅下滑。根据卡纳利的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的出货量为850万台,比去年同期的1010万台下降了15.8%。然而,华为在欧洲最大的竞争对手三星的出货量为1830万台,市场份额同比增长20%。在欧洲智能手机市场,三星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40%。

2019年第二季度,三星在欧洲市场是一个“说谎的胜利”,因为2019年5月,谷歌宣布将关闭华为新设备的通用汽车公司许可。这意味着华为的新手机将无法安装谷歌游戏和其他服务。

华为主要销售配对产品

三星在欧洲市场变得过于强大不一定符合分销渠道的利益,因为三星越强大,它在利润率、关税和运营商补贴的谈判中就越占据主导地位。为了减少对三星手机的依赖,欧洲手机市场的经销商、零售商和运营商都在积极寻找替代品来填补华为手机销量下滑造成的缺口。小米现在只是一个有用的补充。

”小米过去不受西欧运营商青睐,因为它的销售渠道主要是在线和利润率低的零售商。然而,随着欧洲小品牌的逐渐消失,运营商与小米之间的合作需求继续增长。此外,小米5G的早期分销有助于促进其与运营商的新合作,因为市场上5G智能手机不多,”嘉默说。

2019年第二季度,小米在欧洲手机市场出货430万台,占9.6%,成为增长最快的手机品牌之一。

除华为和小米外,活跃在欧洲手机市场的中国制造商还包括OPPO、vivo和一加。

在一部手机的创始人刘左虎看来,在印度和非洲销售很容易,但这不是国际化。只有在欧洲和美国被认可后,他们才有资格谈论全球市场。

2014年4月,一直只是高端安卓旗舰的一加手机,通过“砸手机”的病毒营销活动,在欧美互联网上流行开来。

根据活动规则,网民可以提交申请。一加可以从提交申请的网民中选择100人。被选中的网民可以击碎他们正在使用的苹果手机5、银河S5、索尼Xperia Z等手机,上传击碎手机的视频到Youtube,然后他们可以花一美元购买一加一(16GB),并获得三次额外的资格邀请。

除了在线营销之外,一加还通过与当地知名时尚商店合作,在欧洲主要城市组织弹出式商店,迅速开拓了线下销售市场。世界顶级时装商店巴黎的科莱特、伦敦的丹德拉布、柏林的LNFA和罗马的霍利普商店都是一加手机合作商店。

网上和公开市场销售(如零售商)只是一加手机销售渠道的一部分。由于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手机市场仍然由运营商主导,一加手机一直需要与运营商合作。例如,在芬兰,一加一直是Elisa手机产品的头号销售品牌。

与华为、小米和一加相比,OPPO和vivo进入欧洲市场相对较晚。2017年10月,vivo宣布将利用俄罗斯市场作为进军欧洲市场的桥头堡。2018年6月,OPPO在巴黎发布了Find X,以加速其在欧洲市场的分销。由于欧洲手机市场仍由运营商主导,OPPO和vivo仍需努力维持运营商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获得更强大的补贴才能进入欧洲市场。

目前,由于瑞士、英国、西班牙等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开通了5G商业网络,华为、OPPO、一加等中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欧洲市场推出了5G商业手机。未来,5G手机将成为欧洲手机市场竞争中最大的变数。

美国市场:中兴通讯“破戟”加上“超前”联想“独一无二”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在纽约时代广场的T-Mobile商店前,一队美国消费者在等待6T的发布。移动电话是美国四大运营商之一。一加已经与它达成了全面的战略合作,这意味着一加已经正式进入美国运营商市场。“一加下一阶段的目标是成为美国高端市场的前三名,”一加首席执行官刘左虎当场告诉媒体。

中国手机制造商进入美国市场并不容易。“一是美国手机市场长期以来一直由三大品牌主导:苹果、三星和LG。2019年,Q2的总市场份额为75%,其他手机制造商几乎没有市场份额。第二个原因是,美国手机市场由运营商主导,运营商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有很高的门槛和复杂的程序

“在正常情况下,从开始与美国运营商的定期合作到调查、访问、认证和测试,我们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我们只用了11个月。这一合作也打破了移动电话的记录。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与移动通信合作,但许多测试过程已经同步,以确保及时发布。我不知道别人会遇到什么,但我们是一个奇迹,”刘左虎说。

2019年2月,OnePlus通过推特宣布,根据IDC的统计,OnePlus在2018年第四季度成功跻身美国高端手机市场前五名(超过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400元)。

小巧漂亮的一加手机主要植根于美国高端手机市场,但中兴通讯(ZTE)和联想(Motorola)是唯一在美国手机市场排名前五的手机。

中兴通讯自2011年登陆美国市场以来,手机销量一直在增长。在美国市场,中兴通讯有一个优势,即已经与ATT、T-Mobile等运营商达成了长期合作关系,但基本上仅限于中低端市场。

根据对位数据,中兴通讯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市场份额从2017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排名第四,仅次于苹果、三星和LG,分别为10%、11%、12%、11%和11%。

中兴通讯的增长在2018年4月突然停止。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恢复对中兴通讯的制裁禁令,这无疑是对中兴通讯手机的沉重打击。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兴手机不再出现在对位统计的前五名中。

也是取代中兴通讯的中国手机制造商联想(摩托罗拉)。2014年1月30日,联想集团以29亿美元从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2014年前,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主要在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使联想有机会迅速进入全球主要手机市场,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等成熟市场。

根据对位数据,从2018年Q2到2019年Q2,联想(包括摩托罗拉)分别占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5%、8%、6%、8%和8%,成为仅次于苹果、三星和LG的第二大手机制造商。

尽管联想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8%,与LG的差距正在缩小,摩托罗拉仍然主要依赖中档摩托罗拉G系列和低成本摩托罗拉E系列。摩托罗拉的摩托罗拉Z系列专注于高端市场,销售令人失望。

2019年5月31日,摩托罗拉在美国发布了新款摩托罗拉Z4,售价为499.99美元(约合人民币3,459元)。在核心配置上,莫托Z4不像上一代莫托Z3那样搭载旗舰处理器(小龙835),而是搭载中端小龙675处理器,该处理器标配4G 128G存储组合。这意味着摩托罗拉四代已经从高端定位转向了中端定位,摩托罗拉可能已经放弃了高端手机市场。

中兴通讯“倒闭”,联想(摩托罗拉)放弃高端市场,这并没有妨碍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进军美国手机市场的决心。2019年上半年,OPPO和小米相继宣布进入美国市场。鉴于美国手机市场的特殊性,中国手机制造商要想在美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拉丁美洲市场:摩托罗拉和华为攻击苹果的LG份额

失去桑育,获得东隅。

中国手机制造商在美国市场“输了”,但在毗邻美国的拉丁美洲市场“拉回了一场游戏”,拉丁美洲指的是美国南部的美洲地区,主要包括巴西、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等许多国家。

根据对位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三星(42.8%)、摩托罗拉(14.9%)、华为(包括荣耀)(12.2%)、LG(5%)和苹果(3.2%)是拉丁美洲智能手机市场的前五大手机制造商。

与2018年的Q2相比,摩托罗拉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2.5个百分点,华为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0.4个百分点,三星同比增长6.2%。苹果同比下跌1%,LG下跌2.3%。在拉丁美洲,摩托罗拉和华为正在侵蚀苹果和LG的市场份额。

摩托罗拉凭借其在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强劲表现,成为拉丁美洲第二大品牌。

以巴西为例。巴西有2.09亿人口,是仅次于中国、美国和印度的世界第四大手机市场。联想在拉美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主要是因为联想在巴西拥有先发优势。2006年世界杯期间,联想签约巴西明星罗纳尔迪尼奥为新产品代言人,这为联想产品在巴西的推广奠定了基础。联想也是首批在巴西投资实现本地化生产的中国企业之一。

”巴西使用极其严格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其电子产品行业。关税壁垒非常高。非巴西移动电话制造商只有在巴西本地完成CKD,即组装所有散装部件,才能避免高关税。联想早在2012年就在巴西圣保罗的伊杜工业园投资建厂。一位与联想关系密切的业内人士向《深网》透露。

根据对位报道,华为在拉丁美洲的手机市场主要分布在秘鲁、智利和哥伦比亚,而巴西市场是华为的“痛点”。

华为2014年首次在巴西推出Ascend P7,但当时巴西对该手机的需求疲软。最终,该手机停止在巴西销售,华为随后退出巴西市场。

后来的事件证明华为不想错过世界第四大手机市场。2019年,华为再次进入巴西手机市场。5月17日,华为在巴西推出P30 Pro和P30 Lite高端智能手机,并在8个当地在线渠道和实体店销售。

华为将考虑在巴西投资,以开放巴西市场,因为进口电子产品将被征收更高的关税。根据巴西《深网》报告,华为计划在未来三年投资8亿美元在巴西圣保罗建设一家手机工厂。投资将从2020年到2022年进行。

希望在巴西市场扎根的中国手机制造商不仅包括华为和联想,还包括小米和TCL。

2015年7月,小米正式进入巴西市场,推出红米2和红米2专业版。但不到一年,小米在巴西的战略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并于2016年悄然退出巴西市场。

与小米相比,2017年之前,TCL通讯在巴西甚至拉丁美洲的手机市场有着辉煌的时刻。根据国际数据中心的数据,2016年第二季度,TCL通信在墨西哥、哥伦比亚和智利的手机出货量中排名第二,在巴西市场中排名第四。

TCL之所以能够在拉丁美洲市场站稳脚跟,主要是因为2004年的跨境合作。2004年8月,TCL投资5500万欧元(4157.8万元人民币),阿尔卡特投资4500万欧元(3401.9万元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TA。借助阿尔卡特在欧美电信运营商的良好背景,TCL迅速与全球30多家主要电信运营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并在当地销售了TCL和阿尔卡特两个品牌的手机。

但是TCL通讯在拉丁美洲手机市场的“黄金时刻”停止了交易。2017年10月,私有化的TCL集团将49%的TCL通信转让给三家战略投资者。此后,TCL和阿尔卡特手机在拉丁美洲的销量开始下降,TCL通信很少进入国际数据中心统计的前五名。

每一次历史性的变化都会孕育巨大的市场和创新机会。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中国主要手机制造商将进入5G手机密集销售期。未来几年,随着5G网络在全球的普及和5G交换机的到来,中国手机制造商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