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特朗普盯上亚马逊,“三宗罪”背后财富与权力的博弈

文章作者:www.njwxtv.com发布时间:2020-01-07浏览次数:930

几乎每天早上,天快亮的时候,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的主人打开电脑,开始他一天的工作。显然,这是一个严肃的推特用户。虽然这个网站的员工不喜欢他,甚至取消了他的账户,但老人并没有改变他的初衷,也从未放弃这个职位。毫无疑问,这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也是他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这位70岁的大炮通过这个社交媒体从纽约搬到了华盛顿特区。他搬到了或许是他一生中最简单的住处,并把它变成了他最强大的战场,无情地攻击他的对手主流媒体、电影明星、政敌、大型贸易国家和商业大亨。

在等待他轰炸的对手中,让他措手不及的是上市巨头。因为不久纽约的开幕钟声就要敲响,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回应,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公开反击。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股价在开盘时暴跌,市值瞬间蒸发了数亿英镑。在无形的打击之后,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另一只更重的靴子落地。

这种睡意从远处看是一种痛苦的打击。丰田经历过,福特屈服过,脸书也学过。最近遭受攻击的“受害者”是市值7000亿美元的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以及拥有项个人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首富贝佐斯。贝佐斯过去常常早上睡觉,然后自然醒来,上周四醒来时可能心情不好。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四对亚马逊发起推特攻击以来,确切地说,亚马逊股价暴跌了200多美元,跌幅接近13%,市值因此蒸发了400多亿美元。复活节周末并没有改变亚马逊的运气。按市值计算,这家科技巨头在美国股市排名第三,周一依然疲软,暴跌5%。

炮击已经计划很久了。

与特朗普推特的其他目标相比,亚马逊可能是头脑最清醒的“受害者”。因为这是一场酝酿已久的炮击,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奠定了基础。两位亿万富翁特朗普和贝佐斯也结婚多年了。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特朗普都有充分的理由向亚马逊开火。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当时特朗普仍然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的公众支持率远低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他之前一系列令人愤慨的言论遭到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批评。当时,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从未担任公职、不考虑政治正确性的人能够进入白宫,甚至把他视为被取消的对象。

在美国西海岸,互联网巨头也在他们盟友的民主党一边采取了明确的立场,不遗余力地帮助希拉里对抗特朗普。贝佐斯显然是参与最多的,不仅因为他对亚马逊的巨大影响力,还因为他拥有美国三大媒体之一《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和特朗普的公开舌战也是媒体非常感兴趣的话题。在贝佐斯看来,特朗普是一个哗众取宠、“摧毁民主”的政治小丑。他是公众嘲笑的对象,甚至开玩笑说“特朗普将被火箭送入太空”。他们的财富显然不在同一水平。尽管他们是亿万富翁,但这位房地产大亨30亿美元的资产甚至还不到互联网大亨的一小部分。特朗普形容贝佐斯是一个邪恶的技术寡头。

特朗普在选举中遭受的最大打击来自《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在2013年完全收购的这份主流报纸,专门安排了一个由20名资深记者组成的“反四川团队”,挖掘特朗普负面的黑色材料。特朗普的“更衣室玩弄女性”对话丑闻是这个“反四川集团”的最大成就。此外,亚马逊在大选前公开删除对希拉里新书的不良评论也被视为对希拉里的公开认可。

拿破仑的老猎犬

然而,令美国主流媒体和左翼人士惊讶的是,主流媒体眼中的“国家公敌”特朗普竟然在选举中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尽管在普选中落后希拉里克林顿300多万张选票,特朗普在美国大选的选举团制度中以304票对227票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并由于在大湖区和摇摆州的微弱胜利成为新的白宫主人。

在尴尬的沉默了几天后,贝佐斯有点不情愿地公开表示,“祝贺特朗普当选。我将以最开放的态度对待他,并希望他能够成功地治理和服务于这个国家。”历史总是有一个中继器。拿破仑著名的老猎犬似乎又在玩耍了。然而,已经到达美国权力中心顶端的特朗普显然不在乎贝佐斯是否“开放”。

2016年12月,当选总统特朗普召集苹果、微软、亚马逊和脸书等西海岸互联网巨头开会,向希拉里克林顿的前合作伙伴伸出橄榄枝。贝佐斯也出席了会议。他在特朗普的右手边排在第四位,只能痛苦地从侧面近距离观察这个曾经被憎恨的人,希望能留下一些印象。

就职几个月后,特朗普总统再次召见这些互联网巨头,贝佐斯再次从华盛顿州来到华盛顿特区。但是在媒体公布的照片中,贝佐斯的表情就像吞了一只苍蝇。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当时,特朗普禁止穆斯林和退出巴黎协定的两大政策遭到了美国左翼人士和媒体的谴责。对特朗普的任何支持甚至微笑都可能给他自己带来负面影响。甚至马斯克也不得不退出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小组。

然而,特朗普没有伏击亚马逊。特朗普在推特上正式宣战的前一天,特朗普计划攻击亚马逊的消息已经从Axios网站传出,这似乎是一个早期的测试回应。他的观点是亚马逊的税收和物流问题。

亚马逊的“三大罪行”

接下来是上周四早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公开抨击的场景:

“我在大选前表达了对亚马逊的担忧。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它们很少或根本不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缴税,并把我们的邮政系统作为它们的物流(给美国造成巨大损失),导致数以千计的零售商破产!”事实上,早在两年前,他就开始批评亚马逊以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损害实体经济。

不管特朗普和贝佐斯有多少冲突,如果他想攻击亚马逊,他必须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公众。那么,他攻击亚马逊的这三个原因真的存在吗?白宫发言人后来澄清了特朗普的推文,称总统提及税收问题意味着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不为他们的销售缴税。

与中国不同,美国商品价格不含税,消费者需要支付额外的消费税,这是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每个州和地区都有自己的税率。从几年前开始,消费者购买亚马逊自有商品必须缴纳消费税(以消费者所在地的邮政编码为准),但在亚马逊平台上从第三方卖家购买商品仍然是免税的(如果卖家在消费者所在的州没有业务)。

事实上,亚马逊长期以来一直因税收问题而受到批评,并擅长利用各种政策为自己合法减税和免税。

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研究所(ITEP)的报告,亚马逊在2017年盈利56亿美元,但没有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此外,由于特朗普政策的减税政策,他们在2018年可以获得7.89亿美元的减税。然而,亚马逊以前用亏损来抵消税收,特朗普在经营房地产公司时也用亏损来抵消税收,所以他不能有理由抨击亚马逊去年未能纳税。

亚马逊去年还推出了第二个总部建设计划,公开投资50亿美元,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吸引美国地方政府提供优惠政策。为了吸引外资和解决就业问题,238个美国市政府向亚马逊提供了各种优惠的税收减免条款,新泽西州纽瓦克市(Newark)甚至提出了高达7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政策。显然,亚马逊已经将合法避税手段运用到了极致。

亚马逊无法回避

特朗普公开批评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Nuchin)表示,政府一直密切关注这一问题,预计很快会出台政策,敦促亚马逊将第三方卖家纳入消费税征收体系。事实上,美国两个州已经要求亚马逊向第三方卖家征税。显然,亚马逊已经无法避免这个问题。

亚马逊去年1179亿美元的收入中,超过700亿美元来自第三方卖家,亚马逊从中赚取平台佣金。如果特朗普政府推动亚马逊对所有平台征税,亚马逊平台第三方卖家相对于其他电子商务平台的免税优势将很快不复存在(价格差距在加州甚至可以达到10%),这必然会影响亚马逊第三方卖家的销售和亚马逊自身的收入。

邮政问题是特朗普随后攻击亚马逊的主要焦点。美国邮政作为公用事业公司,有义务覆盖美国的所有地区(包括那些商业快递公司由于成本原因不愿覆盖的偏远地区),近年来遭受了巨大损失。2017年,美国邮政实现收入696亿美元,亏损27亿美元。特朗普显然认为亚马逊利用美国邮政服务向自己递送包裹,从纳税人的钱中获利,给美国邮政带来巨大损失。

真的是这样吗?亚马逊的包裹业务也给美国邮政带来了巨大的收入,这一收入逐年增加,但并没有缓解美国邮政多年的亏损。

美国邮政目前的费用分摊机制建立于2007年,当时规定包裹服务应承担固定费用的5.5%。然而,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亚马逊的需求是一个重要原因),美国邮政的包裹服务一直在增长,占美国邮政收入的近30%(去年的收入接近200亿美元),但仍然只占固定成本的5.5%。换句话说,美国邮政服务的包裹定价仍处于10年前的水平。它确实被设定在较低的水平,这是美国邮政服务连续几年遭受巨大损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国家,人口主要集中在东西海岸和城市地区。无论亚马逊是建立自己的物流系统(从2016年开始部署),还是使用联合包裹和联邦快递等商业快递公司,其覆盖范围都无法与美国邮政服务相提并论,后者由国家不惜任何代价提供财政支持。

如果美国邮政提高亚马逊等电子商务公司的包裹业务定价水平,显然将有助于美国邮政将亏损转化为利润,减少纳税人的损失。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亚马逊必须支付更多的物流成本。

中期选举是最重要的

美国是一个投票决定政治的国家。执政党和反对党都不能把自己的选民基础抛在政策计划之后。特朗普选择这次攻击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不仅是为了贝佐斯,也是为了他自己在今年中期议会选举后的政治考虑。美国参议员(100人)任期六年,而美国众议员(435人)任期两年。这意味着中期选举将不得不延长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和所有众议员的任期。

2016年大选后,共和党在美国总统、各州州长、参议院和众议院拥有整体优势。国会领导也是特朗普成功通过减税的坚实基础。

事实上,奥巴马当选总统后,民主党在两次中期选举中失去了众议院75个席位和参议院13个席位,完全失去了议会的主导地位。这是奥巴马自其政府后期以来未能实施有效政策的关键原因,因为他在没有国会支持的情况下已经成为“跛脚鸭”。

但是共和党的优势并不稳定,可以说是岌岌可危。目前,共和党在美国联邦参议院51个席位中占有极其微弱的多数,如果失去另一个席位,它将失去优势。

在众议院的全面选举中,变数甚至更多。作为共和党总统,特朗普今年的首要任务是巩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的优势,并为他未来的执政年铺平道路。这解释了特朗普今年为什么要打贸易战,强调就业机会的回归和提振实体经济。因为这些与

亚马逊电子商务平台的快速增长代表了电子商务网上购物的未来趋势,但背后是实体零售商的尸体。过去几年,美国零售商的业绩呈现直线下降趋势,破产数量也逐年增加。根据S&P的数据,去年美国有50家零售商申请破产,其中包括垂直零售商如无线电黑客、体育权威和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创下2011年以来的新高(59家)。

去年关闭的美国零售店总数超过1万家。即使是真正的零售巨头,如梅西百货、西尔斯百货和百思买,也在苦苦挣扎,不得不关闭商店,大量裁员。仅在过去两年,梅西百货和西尔斯百货就关闭了400多家商店,解雇了近2万人。百思买刚刚宣布关闭250家手机商店。

尽管实体零售业处于低迷状态,但它毕竟与美国1200万零售员工的工作有关。亚马逊的影响几乎遍及实体零售的主要商品,如百货商店、服装、书籍和电子产品。如果亚马逊在这些商品中的份额在未来五年达到40%,150万真正的零售商将失去工作。另一方面,这些人代表真正的选票。虽然亚马逊仅占美国零售总额的4%,但作为第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亚马逊是实体零售商的最佳目标。

权力或财富很重要

除了税收和邮费这两个焦点,特罗姆瑟能做些什么来打击亚马逊?

亚马逊AWS目前是美国政府最大的公共云提供商,仅中央情报局的订单就高达6亿美元。然而,亚马逊主导着美国政府云服务市场,也收到了微软和小发猫等竞争对手的投诉,他们认为政府不应该将所有数据放在一个平台上。

在其他云服务公司的共同压力下,五角大楼不得不取消上月初最初授予亚马逊合作伙伴的10亿美元订单,将合同金额降至6500万美元。如果特朗普对亚马逊的攻击涉及政府云服务的采购,AWS可能会受到最直接的影响。仅五角大楼在未来几年就将拥有数十亿美元的云服务合同。

反垄断可能是特朗普对贝佐斯的最终打击。在这方面,亚马逊未来无疑将面临越来越大的监管压力。每个蓬勃发展的大公司最大的恐惧是反垄断诉讼。

eMarket去年10月的数据显示,亚马逊已经占据了美国电子商务平台市场份额的44%。据KeyBanc称,AWS在云服务领域的市场份额为62%,而微软和谷歌的市场份额总和仅为32%。

特朗普想清理亚马逊。私下里,特朗普与贝佐斯长期不和。特朗普公开希望遏制亚马逊的增长势头,减少对传统零售商的影响,并帮助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吸引更多来自传统行业的选民。然而,从今年美国政府废除网络中立原则等事件来看,互联网行业可能不再得到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支持。

在美国电视剧《纸牌屋》中,由凯文史派西主演的弗兰克安德伍德总统曾经对美国政治说过一句名言:“权力比财富更重要”。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