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内容创业风口骤停,“知识”该如何玩下去?

文章作者:www.njwxtv.com发布时间:2020-01-06浏览次数:1676

哪里有气流,哪里就有“泡沫”。当人们谈论“内容创业”和为各种内容付费时,这是码字、公犬、电影编辑、知识网络名人、默默无闻的专家和魔术棒的最佳时机。

“内容”已经变得和“产品”一样重要。甚至连QQ浏览器、万能无线钥匙、支付宝和其他产品都在制作内容。该平台对自媒体说:“只要你敢制作好内容,我就敢给你一个好的交通位置。”

然而,除了少数顶级玩家被反复提及为榜样之外,更多的自我媒体正挣扎在低流量、不清晰的模式和高政策风险的被动局面中。苹果对应用程序用户奖励的突然控制以及像山海啸一样的严格监管,让内容创业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知识经济”只能被内容创业团队中的领军人物触及,“大v”媒体已经将自己整合成一个新的利益集团。无数才华横溢的内容企业家整天在广告的流量模式和用户支付模式之间徘徊,在多平台分销中工作;黎明前忍受漫长的黑暗。在当前的“知识经济”中,基层有没有新的增量机会?

1。知识经济最大的空缺是95后和00后群体被忽视。

知识经济的焦点不是“知识”,而是“经济”。它既不是“网络教育”也不是“网络红色经济”,而是两者的完美结合。两位办公室工作人员都渴望知识,并带有粉丝赞助人的品牌。

以喜马拉雅山、智湖、获取和回答等主要知识支付平台为例。例如,25-30岁和31-35岁的用户约占29%,即92岁以上工人的近60%至80%。目前,95年甚至00年后都没有被知识经济平台所考虑。

大多数付费爆炸产品是为“新中产阶级”或丝斗士量身定做的。《知识付费这两年,我花5000元买的4个教训》中的公开编号“小鹿觅食”(fawn觅食),反映出大多数课程的名称都类似于“一小时或一周建立一个XX系统”、“快速反击”、“第二次成为伟大的上帝”、“赚取十倍”、“爆炸式增长”和“改变命运”。然而,课程中的新术语大多是“新瓶装旧酒”。用户在支付过程中成为囤积者,平台运营强烈地面向交易。在

95和00之后,他们直接掌握了移动互联网的脉搏,不需要学习这些“干货”。他们快乐地沉迷于游戏、动画(小说)和动画世界。如果他们不爱,他们会自动阻止它。如果他们喜欢,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并想方设法保护发起者的权利。

(QQ浏览器团队发布的QQ 95后兴趣报告)

许多内容企业家都有某种隔膜,甚至标签和facebook对95后和00后的理解,并从“前隐喻时代”的角度解释新一代。这已经成为他们完善创新内容的最大障碍。“第二维文化”的诞生地B站的主席陈睿认为,事实上他们从95岁和00岁以后就一直沉浸在网络文化的土壤中,使他们的思维更加多样化和独立,他们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也使他们更加自信。目前,知识经济的企业家还没有产生属于新一代现象的内容。

(两个不同世界的绘画风格,左边是喜马拉雅工资阶层,右边是b站分部)

第二代和新一代也喜欢追逐“硬核”知识。如何在短视频中呈现是一门艺术

移动互联网迅速边缘化了一些缺乏表达和一些复杂内容的人,白领低估了蓝领人群的娱乐方式,文科学生在新媒体传播环境下挤垮理科学生,导致数学或物理等知识如空谷脚注。

智能手机也深刻地改变了知识传播的方式。不久前,我和某个用户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他告诉我,当我活跃的时候,我习惯洗脸或上厕所,而不是“看”。喜马拉雅山的主要使用场景也在通勤巴士或地铁上。

今年,短视频完全取代长视频和直播成为交通流量的重要场所。就内容创作而言,短视频比去年热门的现场直播更像“工作”。对一个大胸美女的现场直播并没有

“知识动画短片”的创作成本最高,这不仅需要创作者充分消化内容,用简短的口语表达出来,还需要创作者掌握动画、动画、电影剪辑等技巧,从而使95后和00后爱上脑腔内容,同时也要牢牢把握他们的兴奋点,这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

但不是没有人。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专栏教师薛兆丰向付费粉丝推荐了《薛定饿了么》两次创作的“短片”。

《薛定饿了么》是《致命的分身》,是一种二维幽灵动物的风格,大脑是开放的,这就演绎了万伟钢铁的《量子力学的“人性”》。作者还在《朋友圈》中看到,95年后,他分享了一段关于《逆转商人》被起诉和被击败以解释科斯定理的短片,该短片生动而准确。

也就是说,《薛定饿了么》作为应用教师和站点b之间的代间翻译,允许年轻一代获得他们最初通过“兴趣”拒绝的枯燥知识。作者在b站观看了《薛定饿了么》的所有短片,发现除了报道大咖啡的现成内容,还涉及物理、数学、经济学、法哲学、博弈论、化学等困难领域的视频。

这些“非流量驱动内容”在站点B中的活动非常频繁。超过140,000名粉丝让每段视频平均播放200,000次,每段视频有大约1,000个子弹屏幕,支付的金额惊人,这让那些在95岁或00岁后感到肤浅的人立即更新他们的观点。

(B站知识动画节目的活动调查)

从B站的“原创科普节目”来看,旧的科普栏目《薛定饿了么》有大量的绝对数据,但从每段视频的平均相对活动来看,《飞碟说》有望成为新一代的当前知识上位者(视频上传贡献者)。

头脑风暴需要团队消化大量专业书籍和材料。创作优秀作品的任务很重,但这肯定会导致低制作频率:自《薛定饿了么》发布以来,9个月内只发布了20个视频。粉丝主要聚集在B站和公共号码,这与传统的“高频、热点、全网分布和流量追逐”的短视频模式完全不同。传统的“流量实现”商业模式肯定行不通,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高度知识化的受众,这取决于他们如何将“粉丝粘性”转变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7月初,由于版权问题,甲台和乙台的日剧和韩剧被“销毁”。然而,科普UPC的许多原创和非原创内容(大多是从国外youtube上转载并配有字幕)并未受到影响。这对那些热爱学习和思考的年轻人来说也是一点安慰!

在3号和95号之后,它将很快成为主流。内容创业圈存在“老问题”和“新现象”。

中国将在95年和2020年后迅速成为主流网民。年轻人的亚文化很快将成为互联网的主流。然而,内容创业和知识支付圈似乎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还有一些明显的痛点:

(1)人们不能为内容付出太多,缺乏对知识的渴求,知识厌食症的副作用是为消除焦虑买单,相反,他们陷入了更大的焦虑。

(2)以付款为唯一门槛实际上是“伪筛选”。以小闭环为例,即使支付门槛提高了,用户的活动也不如预期的高,没有支付习惯的真正粉丝也被拒绝。

(3)付费用户流失率高。如何不断获得新一代用户成为一个难题。95和00后,味道很尖锐,而ACG内容的创作门槛很高。

幸运的是,一些新推出的好内容没有付费订阅。例如,《薛定饿了么》从6月初开始重播,并改名为《冬吴相对论》,年龄更小。目前,喜玛拉雅山共有14个节目接收听众1449.1万人。然而,笔者在整体奖励名单中发现,有50名粉丝的奖励费超过1000元,9名粉丝的奖励费超过1万元,最高奖励费为12.7万元,平均每集播出量为100万。Th

短视频目前是移动娱乐内容的最佳载体之一。然而,电影、电视剧、新闻、笑话、搞笑笑话等草根内容逐渐无法满足人们对脑腔和智力愉悦的追求。无声短片《冬吴同学会》、武汉本地网红色《东吴同学会》等。已经在微博上流行起来。第二张照片取代了直播,成为微博的新王牌。然而,《办公室小野》,一个关于化学的短片《NG家的猫》,是针对新一代大脑燃烧的硬核心知识,在被各种微博转发后,总播放量超过4000万。

(第二张照片中的办公室小爷,吴家猫,丁雪饿了)

为了创造自己的知识产权,一些内容企业家试图输出任意或相对的价值,比如把应用程序作为“教师私下教学生的模式”;然而,《薛定饿了么》是一场辩论比赛(它的扩展付费产品《118种元素的118种死法》),教师给出结论,学生不参与其中,而后者只在过程中得出结论。如何引导用户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启发粉丝思考,而不是盲目跟随,仍然是当前知识内容的难点。

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