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100000 台手术 机器人医生在中国走红

文章作者:www.njwxtv.com发布时间:2020-01-25浏览次数:852

“医生,你能让达芬奇医生动手术吗?”这是病人第一次问我这个问题,泌尿科医生被紧张的气氛吓了一跳。在讨论手术计划之前,他还没有时间告诉病人达芬奇的存在,也没有详细解释达芬奇是一台机器,不是医生的名字。

中国病人逐渐接受机器人医生,从最初拒绝接受他们到主动询问机器人是否能做手术。

除了负责诊断和治疗的3A医院之外,康复医院也在发生变化。一个康复机器人正在帮助一名中风患者接受康复训练。在医疗链的前端,直径仅为11.8毫米、长度为27毫米的胶囊胃镜机器人已经成为传统插管胃镜之外的新选择。

随着感知和计算能力的提高,未来将会诞生一些新的生命形式:例如,可以部分取代人类淋巴系统并可以编程实现抗体识别的细胞机器人;在基于神经生物学的大脑机器人的帮助下,大脑功能通过脑-机对接得到加强。这些不是科幻场景,而是正在进行的研究和项目。

在医疗导航时代,医疗机器人作为跨学科融合的产物,正在带来新的医疗范式。

唐人街

在一个窄口瓶子里,两个机械手完成了葡萄皮的切割和缝合,这种切割和缝合轻便、精确,并且在原地对齐。达芬奇机器人的“闪光”视频在互联网上变得流行起来。从实验室到临床应用、精度、距离和智能,在过去的20年里,以达芬奇机器人为代表的外科革命席卷全球,包括中国市场。

2018年11月17日,直觉复星在上海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庆祝晚宴,庆祝中国完成了10万次达芬奇机器人手术,“这是达芬奇机器人的里程碑。”直觉复星的首席执行官潘晓峰承认,病人做的大量手术不值得庆祝,但对于“外国医生”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称赞的成就。

2006年,第一个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出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当时,对新医生的接受程度喜忧参半。

在受欢迎的客人中,一位使用达芬奇密码的外科医生告诉《21CBR》记者,手术体验与普通手术体验完全不同,比如更好的视觉、1080i分辨率加上3D立体视觉可以清晰看到手术部位周围的全方位组织结构。7自由度机械臂可以稳定地完成任何角度的外科手术。

2007年,解放军总医院首次在中国引进达芬奇的机器人手术系统。前副总裁高长青教授组建了中国第一个机器人心脏手术团队,完成了中国第一个无开胸手术的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到目前为止,该医院已经完成了各种不开胸的机器人心脏手术,包括不开胸的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和体外心脏跳动,这些手术只能由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心脏外科医生完成。

也有怀疑者。有些人仍然是传统外科手术的粉丝,认为这项技术应该掌握在人们手中,而不是机器手中。外界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达芬奇机器人的诞生意味着专业经验的贬值,当时医生和达芬奇机器人站在对面。

莱昂纳多达芬奇机器人已经在中国呆了12年,并在中国生根发芽。这也引发了医疗机器人在这个医疗需求旺盛的市场上的热潮。

复星医疗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内地和香港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数量将迅速增加至19,000台,比2015年增长54%。2017年,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数量继续快速增长,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手术超过28000例,同比增长46%。达芬奇的发明者和制造商直觉外科(以下简称“直觉医学”)的市值从2006年的不到50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600亿美元,超过了谷歌。

截至2018年9月30日,全世界已经安装了4814个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其中美国3110个,欧洲821个,亚洲629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总数为89个,其中中国大陆78个,香港11个。

达芬奇机器人达芬奇手术网站

目前,接受达芬奇治疗的患者总数激增

"许多医院现在都在等待欢迎达芬奇机器人。"潘晓峰说,中国市场的热情让直觉医疗服务重新评估了来自中国的机遇。

2019年1月,复星制药宣布计划转让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以下简称“该地区”)的独家经销权和相关资产。转让方为复星制药控股子公司千达(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和美中互利香港有限公司,受让方为直觉复星医疗器械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和直觉复星(香港)有限公司

2009年,复星制药获得美中互利11.18%的股权,美中互利拥有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经销权。2011年,双方宣布成立美中互利医疗有限公司,整合医疗器械业务。复星制药也通过持股成为达芬奇机器人在中国的独家代理。

收购该机构只是故事的开始。2016年,复星制药和达芬奇机器人制造商直觉医疗宣布,他们将共同投资1亿美元在上海成立一家合资企业,33,354上海直觉复星,复星制药持有40%的股份,开发、生产和销售基于机器人辅助导管技术的创新产品,用于肺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

直觉复星作为美国境外第一个直觉医疗服务研发和生产基地,也为今年年初代理权限的转移铺平了道路。

潘晓峰是这家合资公司的第一名员工。合资公司的成立是出于直觉医学和复星医学两大股东对中国医疗机器人市场的期望。其初衷是开发肺癌早期诊断和治疗平台并实现产业化。

直觉医学视中国为新一代肺癌早期诊断和治疗平台的全球重要基地。“当时,它正处于新一代机器人研发的中后期阶段,已经在为产品设计和生产线设计等产品的最终发布做准备。”潘晓峰回忆说,选择关注中国有其自身的市场特殊性。一方面,我国肺癌发病率高,早期诊断率不高。

大多数肺部疾病的早期诊断和筛查依赖于影像诊断。如果在早期发现小结节阴影,医生也将左右为难,是做皮下活检还是随访观察?前者由于肺部呼吸运动很难定位结节,穿刺本身也有并发症的风险。后者将有错过一些危险疾病和最佳治疗时间的风险。新一代肺部机器人是基于软管技术,内径和外径都非常细。它通过人体的自然腔到达气管和支气管,然后进入肺的深处。通过类似机器人或机械臂的控制方式,其控制精度、稳定性和可达性都很高,解决了许多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潘晓峰说。

患者基础产品的经济效益和市场红利。另一个战略考虑是国内人才供给的优势,这有利于产品生产和研发的本土化。一些产品线的转移正在进行中。

Life Partner

Gary Guthart,直观医疗现任首席执行官,于1995年加入直观医疗。作为初创企业的核心团队之一,他一直希望改善医疗生态,减少复杂外科手术的并发症。

'特别是在肿瘤手术中,并发症的平均发生率为20%-30%。例如,结直肠癌并发症的发生率约为35%,也就是说,每三名患者中就有一名以上需要手术干预后的后续并发症。“加里古特的想法是,在手术中,医生和器械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我们能更好地帮助外科医生不断进步,然后给病人做手术吗?’

达芬奇机器人视觉医学研究和开发的目标非常简单。首先,它是为了帮助外科医生获得更好的手术效果。第二,有效降低了患者治疗的平均成本。这不是在线

达芬奇机器人可以理解为从微创手术向前迈进了一步,作为一种外科医疗器械,帮助医生完成平时难以完成的外科手术。另一个特点是经过正规和严格的培训,医生可以稳定和高质量地完成手术。例如,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机器人系统具有过滤震动的智能设计,这可以极大地延长一些老年医生的职业生涯。此外,当医生坐在工作台上而不是站几个小时时,对工作强度的要求将大大降低。

'医生通常会在使用达芬奇的机器人后爱上这种手术体验,也可以做一些以前不可能做的手术'潘晓峰说,在美国,在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开发过程中,泌尿学绝对主导的应用自然形成,其他部门也逐渐效仿。然而,在中国,各部门的发展非常迅速。莱昂纳多达芬奇机器人被用于肝胆外科和胰腺外科等领域。中国目前是世界最高水平。

除了手术需要,帮助和治疗残疾人、老年人和行动不便者的康复机器人也是典型的需求导向型机器人。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一份报告指出,对医务人员的需求无法满足,这推动了未来对医疗机器人的需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数据,2015年至2035年期间,全球医务人员短缺将从700万人增加到1 290万人。

'从医院,社区,养老中心,养老机构到个体家庭,康复机器人在多种情况下都很有价值,给病人带来功能性补偿,提高医疗效率'傅里叶智能首席执行官顾杰对医疗机器人的人机合作深有感触中国的康复产业起步较晚,专业治疗师和康复专家之间存在很大差距。康复机器人可以成为医生的助手。医生完成处方或参数设置,以下重复训练由机器完成。

福利傅立叶X2下肢外骨骼机器人

2015年,顾杰创立福利智能(Foley Intelligence),其自主研发的康复机器人帮助患者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家机构接受康复治疗,促进神经系统功能重组,改善功能补偿,缓解肌肉萎缩、关节挛缩等。

'与工业机器人不同,医疗机器人需要考虑更多与人的互动和感知,以理解病人和医生的意图。与单个机器人相比,更多的表达形式是一套好的决策系统或方案,其中一些是穿在人体上的外骨骼,另一些类似于操作游戏手柄来帮助人们移动。”顾杰介绍说,福利叶智能是目前唯一批量出口欧美的康复机器人品牌。我们不局限于国内或国外市场。世界上有大量的中风患者、神经损伤患者、老年人等需要康复训练。这种需求不被划分为国家。

实际上,医疗机器人的使用也受制于成本变量。

'进口康复机器人的购买成本约为200万至300万元。对于康复机构,返回期限超过5年。福利智能(Foley Intelligent)通过开发力传感器和运动控制模块,解决了运动中的力反馈技术,实现了上肢康复机器人、踝关节康复机器人等各类机器的自主研发。当我们将单个设备的成本降低到治疗师一年的成本甚至更低时,市场的转折点就会到来。”顾杰做过统计。对于福利的智能客户来说,使用寿命约为5-10年的设备基本上可以在一年内收回成本。

在更复杂的手术机器人中,高价一直是达芬奇机器人无法回避的话题。多年来,虽然制造成本随着技术水平和规模逐渐降低,但由于涉及系统和技术的不断迭代和更新,总成本基本保持不变。

潘晓峰解释道。首先,医疗费用的计算已经非常复杂。从病人的角度来看,住院和手术只有一里

至于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机器人,它们的使用次数是有一定限制的。潘晓峰认为,与其他机器不同,医疗设备是“威胁生命的产品”,产品质量实际上是一个统计概念。例如,在大量样本下失败的概率是多少。

'没有绝对的100%。我们的实验室和工厂有不同的质量检查程序。每种仪器使用的时间不同,这意味着只要在有限的范围内使用,您就可以放心。然而,如果超过使用频率,风险概率将大大增加,并且在医疗中必须有一个安全的间隔。“

随着认知能力的提高,医生对医疗机器人非常乐观。潘晓峰说,近年来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奉献精神和高效率。通常我们安装新机器,并在一夜之间完成。第二天我们可以安排从院长到主任的手术。所有部门的医生都愿意尽快联系这个新技术平台。

进入前门

市场需求和技术可及性,加上逐渐合理的成本效益,是医疗机器人崛起的原因。特别是在老龄化的中国市场,100多个国内医疗机器人正在进入市场,包括美敦力和强生等国外医疗巨头,投资机构也在进入医疗机器人市场,以分享红利。

在中国,医疗机器人也是该国工业4.0战略和智能制造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5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医疗机器人产业发展的重要政策文件,包括《中国制造 2025》、《国家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 ( 2016-2020 年 )》、《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 ( 2016-2020 年 )》等。

《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 年)》明确提出要突破外科机器人和智能护理机器人等十大标志性产品,并将其推广应用到工业领域、救灾救援、医疗康复等服务领域的子行业。

只是,全球医疗机器人行业发展时间相对较短。由于对核心部件和高精度部件的高度依赖,中国的上下游产业需要时间来培育。在潘晓峰看来,对当地医疗机器人企业来说,制造技术的挑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研发创新,这不仅是机器人技术,也是技术与临床经验相结合的能力。

'本地化的确是一种趋势,但它更多的是基于用户需求和痛点的创新,而不是简单的进口替代。进口替代通常指国内企业模仿或稍微创新成熟企业的产品。如果目标偏离,产品很容易不令人满意。”BV百度风险投资公司副总裁任薄冰认为,一些关注中国患者需求的创新将被抛到空中。

就整体临床应用而言,医疗机器人在中国医疗领域仍处于引进阶段。例如,与欧洲和美国相比,中国目前只有很小比例的达芬奇机器人。潘晓峰认为,作为一个革命性的技术方向,“发展并不太慢”。领导一场技术革命要比推广新产品难得多。莱昂纳多达芬奇机器人是从手工手术到机械辅助手术的一次飞跃,在商业化之前,需要对其临床应用价值进行认识。“作为直觉复星的首席执行官,潘晓峰的角色是在中外双方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例如协调临床推广和商业化之间的平衡,并制定战略以适应中国市场环境的差异。”许多外资企业在进入中国市场时不了解市场的规章制度。他们认为嫁接本地资源可以不受阻碍。合作伙伴的作用更多的是帮助品牌与政府建立沟通渠道,更好的走进前门推动事情向前发展。“潘晓峰说,直觉复星的作用是让每个人都能在相同导航系统的基础上,在中国经济发展的高速公路上行驶。

访问策略是医疗机器人扩展的阈值。由于中国对医疗机器人的分类水平较高,注册、审批和监管都比美国严格,周期也比美国长得多。

近年来,政策正在倾斜。2018年4月,达芬奇机器人的国家大型医疗设备管理